6, 8月 2022
漂族岁月“愁”——天津人在异乡的故事(组图)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成功等于1%的灵感加99%的汗水”……类似这样的话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一点依据,在深圳也不例外。

一直以来,我都基本上处于让同事认可、老板器重、公司信任的状态,但奇怪的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和价值,这是让人很沮丧的一件事情。

我们公司在深圳是一家小有名气的本土化营销顾问公司,拥有一些稳定的客户,为他们提供营销策划服务是我们的工作,我也偶尔会直接参与项目执行。在所有工作内容中,最让人头疼的就是为客户提交营销方案。都是急活儿,有时候会在电脑前两天两夜,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一直不停地输入。这样做出来的方案,一般来说不会有太大的价值,但你只能这么做,不然,客户有意见(客户只强调提交方案的时间,很多时候并不在乎内容),老板更会不满意。

在公司里,由我直接领导的员工有十来个,我和他们关系都不错,平时经常交流,他们中有不少人业余时间执著于参加各种社会办的技能速成班,但也没见他们的工作、生活有明显变化。尽管如此,大家还都是一如既往地坚持着。这种现象表面上看是一种积极的、蓬勃的生活态度,实际上却是对前途的恐慌和迷惘。在工作上这种迷茫就更加明显了。我们这个部门是直接和客户打交道的部门,所以经常要去做客户拜访,但人一旦撒出去,你就不知道他们到底去干什么了。我就看到过几次,我的下属在华发北路路边的长椅上发呆,旁边就坐着一个乞丐。每次,我都装作没看到。大家都是“外来妹”——普通的打工一族,虽然叫白领,我很清楚大家的处境。我自己也经常会打好领带,踌躇满志地去公司,但出了门以后发现很多时候并不知道自己到底今天要干什么。常听人说,这种情况在深圳做销售的人群中更为普遍。其实绝大多数打工者并不是不勤奋,而是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勤奋。除此之外,我想生活中最大的烦恼就是婚姻问题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可以说基本上是“深圳问题”了,不能成家的原因很多,主要有三个。第一,还没立业。第二,确实很忙,社交圈子太小,别看深圳这么大。第三,心理上有一种感觉——在深圳生活,没有根。这都是很难克服的障碍。不过每当我想起在深圳还有很多和我一样年龄,甚至比我还大的女性被迫单身时,我心里还稍微能轻松一点。1

很早就来深圳了,在深圳这么多年,除了没有露宿过荔枝公园,什么苦基本都尝过了。当时可能觉得有点支撑不住了,现在想想,其实不算什么……

上世纪九十年代刚到深圳的时候,干过销售、广告业务员、策划,尝试过不少领域,其实说白了,就是学徒。慢慢地摸到门路,就开始自己干了,从接私活儿,到正式开公司,没少遭磨难。现在公司里也请了十几个员工。在深圳,我的公司离出色还差得很远,不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在深圳的天津人不多,地球人都知道天津人恋家,一般不愿意出门儿。所以,我现在在深圳认识了四五百个老乡,而且还是老乡交流网站的主要发起人。所以在这里的老乡基本上认识全了。在深圳的天津人大多“混”得不错,最差的也是公司的管理人员,说明天津人确实实干而且有才。这么多年了,不知道老家发展得如何,也想借此机会给老家的乡亲们分享一点这些年在外经商的体验和心得。这些经验其实很朴素,没什么深奥的,但真的很实用。

做生意第一,就是吃苦,而且得坚持吃苦。这一点是我从在深圳的潮州人身上体会并学习到的。一提潮州人可能大家就会想到“爱拼才会赢”和李嘉诚,其实说实话,全世界也就那么一个李嘉诚,我看到更多的,还是在默默无闻、勤勤恳恳地开小杂货店、大排档的潮州人。我住的地方楼下就有几家,其中一家祖孙三代,小店从早开到晚,一直“耗”着,真能感觉人家把一个小门面正经当个事业来做的“敬业”精神。祖孙三代没什么文化,但总要活着,各有各的活法,反正每月最少万把块钱。最迟到第四代,我相信他们家就能改换门庭。

第二,就是得有服务意识,这个服务意识不是只赔赔笑脸那么简单。还记得没来深圳之前,从水晶宫附近的装饰大市场和北站外的温州城就感觉到过温州商人和我们确实不同,到了深圳,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人家深圳人确实是打心眼儿里愿意为别人服务。难怪以前常听温州人(还有很多其他外地人)说“天津遍地是钱”,其实,只要你诚心诚意搞好服务,哪里都遍地是钱。咱天津人爱面子,但面子不是这种爱法,光爱面子是没人把钱送到你面前的。

再者就是别嫌弃赚小钱。我刚开始自己做的时候,多小的生意都做,一块钱的顾客我也和一万元钱的客户一样对待,你觉得二三百的生意你看不上,一个月就是八九千,你说小吗?我在深圳就是这么赚小钱过来的,几年下来,积累了点儿资本,生意就越来越大、越来越稳定了,到了这个时候,我再想赚小钱都难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诚信,提起这个,我最自豪了,我接触了这么多深圳人,尤其是生意上的伙伴,都从与我接触的过程中体会到了天津人的实在、本分。这是天津人的天性,也是优势。而且这么多年在外漂泊,我也认识到,虽然我们天津人恋家,有时候有点懒,其实天津人是聪明的,甭管是大聪明还是小聪明,反正有脑子。所以,我觉得老家人应该多出来看看,不一定在外面扎根、打拼,至少可以把别人的好观念、好创意带回去,自己过好日子。总之,我觉得天津人的前途很光明,无论是守家在地还是他乡创业。前一页2

就像前面人说的,生活的道路不好走,无论是在异乡还是在老家。在商海里打滚,无论是在家乡还是在异乡,漂泊的感觉始终有。

1986年参加工作的时候还不到20岁,像很多人一样是靠关系进入社会的。那时在一家国有企业工作,在别人看来不错,但我却不以为然。年轻,总觉自己有能力可以干出一番事业。于是1990年辞去工作,下海经商。开始就在滨江道做服装。当时没有人看好我们这样的人,以为我们都是不务正业的人,连我的父母也这样认为。我也能理解,毕竟他们都是做教师的。但是我自己却始终相信自己,也希望做出点样子来证明自己。

几年辛苦过来,到1994年已经做得很不错了,感觉天津不会再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于是“移师”北京。刚到北京的时候做得也很辛苦。其实做生意就如同赌博,有的时候惊心动魄。

在北京做到1997年,决定到广州继续发展。在广州一做就是10年,其间也有不顺的时候,做得很辛苦,却不见成效。每到这时就想放弃,回天津呆上一段日子。但总还是不甘心,所以直到现在,来来往往的,人还在异乡漂泊着。

在广州,风险和收益是对等的,你今天可能是赚钱的,明天就可能赔钱。所以压力很大,丝毫不敢怠慢。但总觉自己还能再坚持一下。想再干5年可能真的没有现在这种勇气了。但是现在总还想再拼一拼。

刚开始做的时候,年轻,不受约束,也能吃苦,有了点儿钱,个人的欲望就会膨胀,吃喝穿戴全不在话下。像我们这样的生意人,可能都有过这样的经历。现在想想那时真的很幼稚。如今到了我们这个年纪的生意人,大都对生活看得很透彻了,因此生活都很低调。和我一起来的朋友们,我们每天除了忙生意,很少有业余生活。经常是一连几日都只睡四五个小时,哪有心情和精力去“夜生活”。平日里如果不与客户应酬,我们甚至很少下馆子,都是自己做饭吃。偶尔有空闲,更希望一个人静一静,即使不睡觉也想看看书,喝喝茶,放松一下紧张的身心。穿衣服也很简单,只追求得体,年轻时的虚荣已经没有了。毕竟我们的每一分钱都是用辛苦、用汗水挣来的。

回想这10年,其实应该更长时间,从下海经商的那一天算起,打拼了20年了,得到了什么呢?不能说没有成就感,但那总是瞬间的事情,许多时候我们是在等待和创造中度过的。静下来的时候想想,其实失去的远比得到的多。因为忙生意,疏忽了家人,因为常年在外,感情遭遇危机。丢了家,丢了亲人。

男人总是以这样一句话开脱自己:我这样忙还不是为了家,为了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但是,好生活到底是什么呢?有钱就真的意味着有好生活吗?自从妻子和孩子离开我之后我常常这样问自己。以前总是想:不能做生活的过客,不想碌碌无为过一生。可是现在剩下的除了奋斗、压力还有无奈和孤独。其实,很多像我这样在外打拼的人都有我这样的感觉,有时我们凑在一起,大家默默相对,从对方眼里读到的也只是寂寞和孤独而很少有自豪。静下来时也会想:这样背井离乡地在外漂泊到底是为了什么?每一次的结论都不相同。但是我没有后悔过。我知道现在停下来意味着什么。可能想站在另一个高度审视这浮躁的世界。失去很多,得到的只是内心类似虚伪的宁静。漂泊得很累。谁知道呢,也许明天就选择回家。前一页3

来深圳较早,也算是相对“成功”、稳定了——有房、有车、有儿子,万事俱备,但万事都有压力。

有房——房在关外,虽然面积不小,年代很近,南北通透,但看着周遭富庶的人们都在市内置了“豪宅”,所以,心理不平衡。有车——伊兰特,也是因为在路面上产生的心理失衡才辛辛苦苦把夏利升级的。人就是这样,总是在给自己已经沉重的生活不断增加新的负担。

其实最大的精神负担还是来自家庭关系,老婆在效益非常好的事业单位,社会地位、收入等方面都远高于我。近年来,IT技术人员越来越多,所以,工资待遇也不如前几年了,尤其是普通的技术人员。在这个竞争已经蔓延到家庭的城市里,这种事业状态是没法让人安心的。

近一两年我也在想尽一切办法经营自己所谓的事业,这样或许可以找回一些自信。当然业余时间和工作时间都会投入很多精力,所以很辛苦。我相信在深圳这样的人不止我一个,反正目前的工作是将就着做,虽然收入并不高。自己的事情也能偶尔赚些小钱,慢慢寻找机会再图发展。

至于业余生活,可能很多内地人以为我们很会“享受”生活。其实不然,我们的生活也很单调,工作紧张,压力很大,忧患意识也很强,虽然现在孩子还小,但是,花在他身上的钱已经很多了,这还仅仅是开始,将来上学就更不可想象了,还不敢有任何怠慢,所以,对我们来说,更多的时间不是用来“享受”生活,而是疲于应付生活。说到健康,其实我们这些人都是在拿健康做代价的。也有人问过我们:“现在这样拿命换钱值不值?”没认真想过,不值也得这么做,不是为了将来,而是为了现在。前一页4

我对目前的工作很满意,收入也不错,每月有六七千,而且这一行我已经做得比较得心应手了,但还是不敢想明天。因为,这个工作不知道哪天就得换,在深圳,这很正常。生活中面临的威胁太多了。

以前,我们住得较偏,一个月房租1000元,两房。老婆怀孕了,不得不换个近点儿的地方住。老婆上班近了,但是因为房子在市中心,房租却一下子成了2000元,还是很旧的小区。这么多年在深圳租房的钱都可以付首期了,但是真要一下子拿出十几万,还是不可能。左右为难啊。而且即便你付了首期,月供又让我犹豫了,深圳的房子月供最少也要4000元以上,还是那句话,不知道下个月工作还有没有,怎么敢买房呢。真的一旦没有了工作,不要说4000多元的月供,就是吃饭也成了问题呢。所以,平时我们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都是“月光族”,总得有一些积蓄应付“突发事件”。记得曾经在网上看过一个业主很精辟地解释按揭这个词——被银行按在地上,每月揭一层皮。所以,真正实现自己买房子,还得熬几年。

我上班比较远,在南山,每月光我自己的交通费就400元,要是加班回家晚打车,单程正好100元,所以,不能只看收入。

很喜欢深圳,很想融入这个城市,但是要想融入它,就不得不考虑很多现实的明天的事情,但真的不敢想。所以,能不能在这个让人向往的城市里久呆还是个问题。毕竟,不论你想不想,今天总是要过去的,明天总会到来。前一页5

·地铁经济成热点 津洽会“驶出”地铁5 6号线-04-15 13:5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