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7月 2022
温伯恩先生 – 观点作者

得到大学改名“得到高研院”;混沌大学改名“混沌学园”;湖畔大学icon改名“湖畔创研中心”。这些名字的变化,某种程度是其实反映的是不同组织机构发展的不同阶段。

另外一方面,到了现在,“大学”必须被正名,而不能随意安插。就像是《大学》里面说的:“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如果这些组织机构不能承担起这样的任务和角色,那叫大学就不合适!

你觉得呢?UGO评《湖畔大学更名,不再是“大学”?》只要新能源相关产业及公司继续发展,宁德时代的造富神话还将继续。

而“一门9富”的局面,相信在不远的将来,还会有更多富豪的“榜上有名”,无论是宁德时代的,还是其他公司的。

相比较而言,个人对宁德时代的市盈率兴趣更浓,后疫情时代无疑大大加速了新能源行业的快速发展,而雄踞产业链上游优势位置的巨头势必获得更多扶持与发展空间,进一步挤压中小玩家生存空间。

结合之前看到的“A股前50市场先生”,以及一次又一次被验证的股市八二定律乃至一九定律(股市前20%的公司交易量是近些年来最为频繁的),我们有理由相信:小玩家如果不能身位突围,那么只有成为大玩家的一部分,才能生存下去。

造富神话距离我们或许很远,但事关产业行业变革,或许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UGO评《香港首富一天内两次换人!A股巨头董事长一度成为新首富》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挼红杏蕊。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UGO评《巴菲特年度股东大会前瞻:谁将是伯克希尔接班人?》人类总是喜欢高估自己的同时,又再次低估自己。

曾几何时,“科技淘汰论”大行其道——科技发展会淘汰职位,科技发展会淘汰公司,科技发展会淘汰国家,科技发展会淘汰一批少数群体,科技发展会淘汰。。。。

诚然,科技发展的过程中,确实存在“有人被甩下时代列车”的现象,但这样的后果,是可以通过体制机制避免或者减轻其损伤的。而生产力的提高、科技的发展是不以个人或某一群体意志为转移的。

所以,一方面,宏观力量需要发挥自身力量,尽量实现“社会变革软着陆”;另外一方面,社会的每一名成员,人格、能力、素质等都越发完善。

或许会有一个天下大同的世界。UGO评《调研:50%受访者认为自己的岗位5年内会被科技发展淘汰》喜马拉雅上市在即,月活2.5亿仍然难掩音频经济颓势。

作为国内音频内容头部平台,喜马拉雅主流内容包括有声书、广播剧、各类音源、声音直播、配音内容、播客电台等。

冗余繁重的产品,形形的声音,多个平台的联名会员,礼物打赏支撑的声音直播,一切的一切,都在于收益结构的单一:版权、抽成、会员,音频经济消费习惯仍然有待养成。

何时音频技术能够为用户受众提供沉浸式体验,或许会有更多的人愿意为此买单。

UGO评《喜马拉雅赴美上市招股书:月活用户2.5亿,去年营收40亿元》想起之前塔勒布做出的判断,比特币是庞氏骗局,没有政府主体支撑的比特币注定是无源之水。

不过,我听一个久居币圈的朋友聊到过这个话题,他的观点是:塔勒布说的有一定道理,不过谈论的更多是currency(我理解的是,现金流),但如同前不久刚刚完成上市的数字货币交易所coinbase认为的那样,BTC更偏向于digital asset,甚至者更倾向于称其为“crypto asset”(我理解为数字资产,更具长期价值)。

谁是谁非,留时间证明。UGO评《十日大跌26%!近24小时又有超14万人爆仓,比特币“泡沫”危机来了?》看完这篇消息,其实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余额宝规模虽然下降,但是他的竞争力依然很强。

而且这一结果出现也是由于平台方主动降压。再加上基金市场的繁荣火爆以及相关竞品的逐步跟进,比如银行产品,所以余额宝现在作为一种稳健型的投资理财产品,相比历史上的高位,有所回落。

但从长期来看,这种稳健型的基金理财类产品尤其是得到了平台背书的强力推荐的产品,他是会一直是市场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下一阶段的重点可能是如何更好地满足用户的需求,同时进行多元化的组合匹配。

另外值得关注的就是,银行对于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相关平台的把控日益加强。比如支付指令。UGO评《老百姓钱去哪儿了?余额宝规模落下万亿台阶》英特尔CEO格尔辛格的话不无道理,当然,其口风必然隐含立场及其诉求。

还记得之前评论英特尔计划今年开启汽车用芯片生产工厂时,我个人认为英特尔决心不足。目前看来,确实如此。

而在被英伟达掀下“市值最高芯片生产公司”王座之后的英特尔,面临着利润下滑的现状,不得不寻求多方面的“盟友”——因此格尔辛格,作为“刚刚上任的新官”,必然借此机会寻求外力援助。

所以,无疑,作为老牌“互联网贵族”之一的英特尔接下来的重点将在“政府订单”或“产业扶持”等方面。

英特尔到底能不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法,我们拭目以待。UGO评《英特尔CEO:除非更多产能投产,芯片还要短缺两年》矢口否认上市消息,字节跳动进入“上市快车道”?

随着“互联网下半场”的进程逐步深化,作为当今国内top 5 的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的一举一动不仅事关其十余万员工,也事关多个行业、领域、赛道以及巨头竞争格局。

而在去年渡过Tik Tok危机之后,快手抢先领跑,夺得“短视频平台第一股”桂冠,字节跳动慢人一拍。后续有传言称字节跳动计划抖音分拆上市等,但也不了了之。

目前来看,如果没有其他意外因素及突发情况,字节跳动大概率会在本年度末或至迟在明年4月前后准备IPO,彼时抖音、Tik Tok、今日头条等拳头产品,搭配更多赛道的产品及公司,如果今年各项OKR推动顺利,市值有望达到4000~5000亿美元。

而如果明年此时,字节跳动仍然毫无上市计划推动,基本上可以判断其模式不再和以往互联网巨头赴美或赴港上市融资保持一致,或者可以下阶段性判断:字节方面已经丧失上市窗口期。

在娱乐化大潮席卷而来的现在,字节跳动焦虑与增长并存,希望延迟满足的公司掌舵者可以让产品在“即时满足”的同时,为社会创造更多正向价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